三箭齐发 EMC定向现代化数据中心
砥砺前行 第六代FC技术生态已就绪
存储经济:立新?利旧?
Action!视频存储
统一存储2.0
当前超融合市场概览
创建OpenStack的存储云
数据管理软件——不可估量之商业价值
重新审视虚拟桌面存储
数据保护之快照
软件定义存储的定制化怎么走?
软件定义存储关键在硬件
存储硬件独立宣言
广域网优化仍是容灾和云接入的关键
如何计算闪存真正的价格?
超级备份套件
目标端备份
靠谱的软件定义存储
多处理器架构已经离我们越来越近了
预备革新内存的新技术
Hu Yoshida:HDS需要变革业务
文件共享的神秘世界
2015存储虚拟化管理小贴士
超融合市场2015大事记
云备份答疑解惑
大型硬件厂商如何应对存储市场的蚕食?
2015存储世界之裂变
虚拟机的世界 存储将成焦点
HPE StoreEasy 1000产品家族
并行I/O是否会走向关键任务应用?
Future-Ready:SDS定义你的存储未来
数据保护经济学
Oracle ZFS存储系统
企业闪存专项的选择题
无硬件的软件复制
VVOL能否取代VM感知?
不要让备份削弱VM的性能
通用型硬件只是个传说
什么?我会担心灾难恢复?
3D NAND将持续专注TLC?
预算不足 云开始被列入采购清单
透过“第三平台”和“Web-scale”看本质
存储管理理应获得重视
花式云备份大赏
EMC VNXe3200中端NAS系统
服务器虚拟化之完美迁移
迎面走来的应用感知存储
你将选择哪种软件定义存储?
数据湖前途未卜?
云存储与数据中心存储渐行渐近
软件定义架构能为我做什么?
虚拟化环境对闪存的耗损影响
FC存储还能找到增长吗?
670亿美元购EMC:没钱任性的戴尔究竟在赌什么?
VVOL能够挽回传统存储的颓势吗?
并非所有的闪存阵列都是相同的
存储采购并非易事
为什么监管DR预案像驯养家猫?
别忘了让数据保护也与时俱进
华为融合存储如何诠释云转型与新标杆?
除了成本 你还要关注的数据湖架构隐忧
SDS产品潜在的隐性成本
新品还是话题?EMC联盟成为VMworld 2015焦点
服务器端闪存存储系统的“延迟控制”
HDS VSP G1000阵列
EMC XtremIO全闪存阵列
8月存储看点:面向云 践行“行业化”和“本土化”
故障切换集群可以提供即时BC/DR吗?没有那么快
昆腾StorNext专家谈如何应对4K时代的需求
NetApp专家解读:跨越闪存、磁盘及云,全面管理您的数据
飞康技术专家谈如何利用软件定义存储管理分散的存储孤岛
做采购时,存储的语言你都懂么?
解析NetApp FAS8000存储阵列平台
戴尔携手Nutanix 开启融合架构新纪元
HP 3PAR StoreServ 7450全闪存阵列
IBM FlashSystem 840 和FlashSystem V840
Fujitsu Storage Eternus DX8700 S3存储阵列
Oracle FS1-2存储阵列系统
HP 3PAR StoreServ 20000 Storage 系列存储阵列
IBM Storwize V7000 SAN存储阵列平台
探查超融合的风险与回报
SDS与存储虚拟化到底有何不同?
备份即服务并不适合所有人
闪存已经成熟 存储介质的下一个转折点会在哪里?
存储媒介的宽广美丽世界
Docker存储和虚拟化存储 需求不同
动画电影制作的存储选型思考
性能引领存储架构发展
五个愚不可及的存储骗局
存储的未来是什么?DNA存储?
SDS作为长期数据存储的解决方案?
VSA,SDS,DAS:服务器附加存储的概念和产品
新思维:超越简单的同步和共享
硝烟弥漫的超融合战场
Docker与存储纪实
容器技术潮起 Docker受企业追捧
软件定义存储厂商该作何反思?
存储虚拟化优势何在?
闪存的今天和明天
flape驾到!


analyses Page
analyses Page 2
analyses Page 3
analyses Page 4
analyses Page 5
analyses Page 6
analyses Page 7
analyses Page 8
analyses Page 9
analyses Page 10
analyses Page 11
analyses Page 12